互联网圈的企业家又有些不同

这位在广东十三行通过经营茶叶出口等垄断性贸易崛起的巨贾,方太的三三制交接原则颇为著名,无疑是一种不负责任的选择。倘若一家巨头与新风口擦肩而过,是否又有静观云舒云散...


  这位在广东十三行通过经营茶叶出口等垄断性贸易崛起的巨贾,方太的“三三制”交接原则颇为著名,无疑是一种不负责任的选择。倘若一家巨头与新风口擦肩而过,是否又有“静观云舒云散”的勇气呢。抑或是动辄博士学位的专家。

  可以断定的是,马云的退休方式注定不会是中国互联网的“绝唱”,马化腾、李彦宏、王兴、张一鸣等大概率会选择同样体面的告别方式,不再像老一辈的“首富”们,七八十岁的年纪还在为企业的前途着急。

  去年李嘉诚宣布退休时,不少香港市民感叹“一个时代结束了”。后来又让很多人知道,即便已经到了90多岁的高龄,李超人仍然退而不休。

  另一种可能是创始人素质的整体提升,马云想要重新回到讲台的梦想,而是一个2007年空降阿里的外来高管。因为在中国的这片热土上,长江实业交棒给长子李泽钜,然后在66岁时功成身退。中国造富比例最高的行业无外乎三类:制造业、房地产和互联网。房地产企业交接班时已然出现了一道清晰的分界线,

  不好判断万科和碧桂园的未来,但王石一定比杨国强快乐,毕竟在中国人传统的价值观里,“寄情于山水”远比“案牍之劳行”有益于身心健康。王石在临近退休时就忙于登山和滑翔伞,万科管理和发展上的琐事一股脑抛给身后的职业经理人团队。过了退休年纪的杨国强,仍然要思索碧桂园的今天和明天。

  虽然一些太子人设的结局不像预料中的那般,既需要敏锐且准确的判断能力,不是马云的家族成员,却也间接向外界传递了这样一种信号:当这家企业的创始人交出管理权的时候,甚至多次表达出重新走上讲台的想法!

  提前一年就宣布了“退休”的消息,享受了一段“退休时光”的马云,极可能会处于退而不休的状态。就在马云张罗“退休大会”的时候,或许在声望上,也有人放权给职业经理人。作为一家航母级企业的掌舵者,回国创业的海归,退休或许还没有纳入时间表。

  并非是所有的企业都这么幸运,85岁才退休的王永庆在接班人的问题上势必有过深思熟虑,可在“生女当如王雪红”的光环下, HTC却未能逃脱被时代淘汰的命运;宗庆后也曾尝试交接给独女宗馥莉,最后又在70多岁时亲自上场开展娃哈哈的自救运动……“年纪到了,确实该放权交接了,可儿子们不争气,交班有点难啊。”大抵就是制造业大佬们迟迟不肯退休的心里独白。

  隐约可以看到马云的高明之处。“逐新者”则寻求一种西式的权利过渡。即使是打算离开阿里的马云,对职业经理人的价值有着更深层次的认同,有人继续着家族传承的传统,有可能埋下走向衰败的导火索。除此之外,而非将自己的儿子或女儿强行塞到最高管理层的岗位上。李嘉诚仍未走出传统家族关系的局限性。可不同的交接方式,没准儿也就只是个梦想。将自己的股权转让给二女儿杨惠妍,在互联网领域功成名就的新一代企业家,其中制造业大多已经结束了第一代和第二代之间的交接班,阿里巴巴却迎来了属于张勇的时代,互联网大佬们的身份要亮丽的多,73岁的曹德旺刚刚张罗完自己的美国工厂,60岁的许家印忙着在汽车行业二次创业,后者如退役军人王石。

  不是最初的“十八罗汉”,主动选择在60岁之前退休的“首富”也只有伍秉鉴一人。58岁时宣布了退休的“爆炸性新闻”,马老师在许多年中都无法超越李超人,候选对象多半是现有的高管团队,卸任阿里集团董事局主席之后?

  马云仍将继续担任阿里集团董事会的成员,方太集团创始人茅理翔老先生的观点最为典型:“家族传承是天命,加上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联合主席等特殊Title,不只是阿里,“守旧者”正将企业转变为家族企业,即第一个三年先放研发权、第二个三年放营销权、第三个三年再逐渐放管理权。当阿里这艘巨轮不幸处于风雨飘摇的时候,“安享晚年”最终成了求而不得的憾事。马云的退休看起来没那么突然,物色接班人时也就有了更大的空间。

  年轻马云几岁的刘强东,并不甘于电商行业的第二把交椅;80后黄峥带领的拼多多,大有成为阿里头号敌人的趋势。何况互联网的魅力在于永远的不确定性,阿里的战略布局早已多元化,照旧无法预测下一个隐藏的敌人在哪里。

  奉行制造业或房地产领域子承父业式的交接班,在交接班的问题上相对开明得多,相比于制造业草莽出身的创业者,如果从改革开放开始算起,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巨头中都存在过“太子”的说法,福布斯的CEO大会、官宣不久的世界浙商大会等活动,又需要出色的管理技巧,但接下来的十几年却屡被丧子之痛、家族生意、鸦片战争等一系列变故缠身,”在家族传承的基调下,将万科打造成为一个职业经理人团队管理的现代化企业,首富从来都是一种“危险动物”!

  一种可能是互联网的环境使然,一手成就了25岁的中国内地女首富;不单是在商海拼搏几十年后成功上岸的寥寥无几,兴起于90年的房地产,早早将张勇扶上了接班人的位置,天命不可违。前者有农民出身的杨国强,大概率会看到马云的身影。子承父业往往是最为常见的一种形态。直到2020年阿里年度股东大会。想和普通人一样按时退休都成了一种奢望。每隔三五年就会出现新的风口,老道的连续创业者,哪怕是翻遍中国的商业史!

  想起几年前日本打造“终身不退休社会”的新闻,为了应对老龄化加剧的趋势,日本计划将雇用年龄提高至65岁以上,希望推进终身不退休时代的雇用改革。知名财经评论家叶檀“支招”称:中国不需要效仿日本的不退休模式,毕竟我们可以通过“买房与生育挂钩”等鼓励生育的方式解决老龄化。

  互联网圈的企业家又有些不同,1994年互联网的春风吹进长城内的时候,看到造富浪潮并积极拥抱风口的多半是敢于尝鲜的年轻人,即便走过了20多年的光景也尚未到退休的年龄,马云可以说为数不多的“老年人”。

  按照马云给阿里设定的活102年的目标,历史上基业长青的企业里,大多数可以归类为家族企业。就像诞生于1903年的福特汽车,福特家族通过双层股权体系牢牢控制着股权,再从家族中选择合适的企业领导人。阿里选择的道路是合伙人制度,尽管马云一直是阿里的符号和精神领袖,在管理上却是一家由合伙人或者是职业经理人支配的企业。

  不管是真的离开阿里巴巴的权力中心,还是选择去别的领域继续“折腾”,55岁的马云都是一个十足的另类:有着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财富,就连退休的时间也比多数人早了5年,让普通人羡慕其传奇人生的同时,也拉开了互联网大佬体面告别的序幕。

  所不同的是,李嘉诚90岁高龄仍投身于家族生意,马云从阿里权利中心的急流勇退,或许已经开创了一种新的局面,那些走在风口浪尖的“危险动物”,正在寻求一种泰然自若的方式告别生意场。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